“先銷售后生產,先賣觀念和服務,后做市場與生產,先樹品牌,后做市場,定牌生產?!甭櫮衬车倪@個所謂的“虛擬經濟理論”,讓數萬人卷入其中,損失上億元。 

  案情簡介 

  1966年2月2日出生的聶某某是福建省三明市人,在他創立自己“盛極一時”的山西璞真集團之前曾做過中學教師,辭職后先后在俄羅斯和我國河南、山西等地經商,均是屢戰屢敗。1999年,聶某某在太原市注冊成立山西璞真靈芝酒業有限公司(中國璞真事業機構),試圖擺脫困境,遺憾的是到年底酒業公司就面臨停產局面。也就是在這一年,他想出了一套日后成就他“大事”的“虛擬經濟理論”:先銷售后生產,先賣觀念和服務,后做市場與生產,先樹品牌,后做市場,定牌生產。2002年7月和12月,聶某某又相繼注冊成立山西三江源璞真生態環境投資有限公司和山西璞真假日俱樂部有限公司。在短短3年時間內,聶某某用它的“虛擬經濟理論”,共非法吸收公眾存款6.65億元,先后有數萬人次直接參與。 

  作案手段 

  1.以所謂“虛擬經濟理論”蠱惑人心。聶某某對自己的“先樹品牌,再搞銷售,定牌生產”的經營理念推崇至極,稱之為超越三百六十行之外的第三百六十一行,在山西各地進行演講宣傳,舉辦各類形式的短期速成培訓班,將集資目標人群定位為下崗職工、待業青年、殘疾人和老年人,因為這些人有著更為強烈的致富夢想。至案發前,他已經建成了以晉中市為中心,輻射太原、陽泉、長治、運城等十余個縣(市)的一、二級網點145個,招募工作人員54名。 

  2.用多種模式吸納資金。2000年10月到2003年6月,聶某某在迅速擴張公司規模的同時也先后出臺了6套集資模式:(1)實施綠色財富計劃——植樹??蛻糇鳛橥顿Y方,璞真事業機構作為接受委托方負責組織實施“速生豐產林項目”,雙方簽訂委托合同,每投資1萬元,按A級計算,五年后回報2.2萬元,25年后回報50萬元。(2)抵押銷售,定期返本加高息??蛻襞c璞真事業機構簽訂產品委托銷售書,如客戶購買1萬元的璞真產品,產品由璞真事業機構代銷,半年后還給客戶本金1萬元,第七個月回報1000元,第八個月再回報1000元。(3)雕刻炎黃二帝塑像、建立炎黃帝博物館、成立炎黃帝研究會??蛻敉顿Y1萬元,馬上返還3000元,一年以后再返還1萬元。(4)建立安養中心。在陽泉、榆次等縣市建立安養中心,當地的孤寡老人與璞真事業機構簽訂協議,交2萬元就可以到安養中心免費生活一年。一年后退出,2萬元退還本人。如再住,再交2萬元。(5)將他人生產的無牌酒、飲料等商品貼上“璞真”商標,冒充靈芝酒、靈芝飲料等靈芝產品進行銷售。(6)以璞真假日俱樂部有限公司的名義,鼓勵集資者交會員費辦會員卡(住房卡),到期返還20%以上的回報。還以將會員卡升級為貴賓卡、至尊卡為誘餌,引誘入會者發展下線。 

  3.以高額回報誘騙投資人。在其集資方案中,返還本金的期間從半年到8個月、1年、15個月不等,支付的高額回報率一度為175%、75%、50%和20%,相當令人吃驚。如果說這樣的利誘只是5萬名投資者參與的直接動因,那么高額回報的意外實現則更堅定了他們的信心。截至案發,短短3年時間璞真事業機構用于返本還息的金額高達4.37億元,其中9761萬元用于返還高額利息回報。不斷滾入的資金和由此而帶來的高額利率,令璞真危機四伏,至公安機關查封時,它所吹噓的“綠色財富計劃”完成的全部造林投資額僅為165萬元,且無任何經營盈利,再一次給璞真的資金鏈制造了巨大危機。然而聶某某對此熟視無睹,依舊以65%的回報承諾招攬資金。 

  4.利用與傳銷相似的“P級網絡計劃”激勵“優秀者”。一個營銷骨干發展子營銷骨干5個,每個投資至少4萬元,則給予3000元獎金,集夠120萬元再加5000元獎金。如不要獎金,則獎給價值4萬元的汽車一輛,再增發1500元工資,外加西服一套。據警方偵查核實,截至案發,璞真事業機構購買、發放的獎勵轎車共計132輛。 

  案件查處 

  2003年2月,山西省公安部門接連收到關于璞真事業機構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數千萬元的群眾舉報,立即立案偵查。掌握充足證據之后,2003年6月28日,山西警方查封了位于太原市的璞真事業機構總部,并將以聶某某為首的13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刑事拘留。 

  2004年7月21日,晉中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認為:山西璞真靈芝酒業有限公司及聶某某在未經中國人民銀行批準的情況下,以所謂“返本銷售”、“綠色財富計劃”、銷售“住房卡”為名,以高額回報為誘餌,以公開授課、散發宣傳冊和光盤為手段,公開向社會不特定對象吸收資金,并承諾在一定期限內返本付息的行為,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且數額巨大,聶某某在山西璞真靈芝酒業有限公司的犯罪中起了決定、指揮的重要作用,系單位犯罪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一審判決聶某某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處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50萬元,其余被告人同時作出相應判罰。2004年9月23日,山西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二審裁定,維持原判。 

  案件警示 

  山西璞真集團的非法集資詐騙活動,以所謂“嶄新”的經營模式、高額的利率回報以及對于信用的“良好”把握,在短短3年時間內,共非法吸收公眾存款6.65億元,造成數萬人次先后直接參與,大多數受害者是當地農民和下崗職工。璞真事業機構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一案,對于那些用多年的積蓄來篤信璞真的人來說,無疑是一場驚醒的噩夢,突然間與他們斷絕的不僅是對富裕的暢想,還有那賴以養生的多年積蓄。 

  據山西警方統計,2002年山西省平遙縣全年財政總收入為1.52億元,而這一年,僅平遙一地往璞真投入的資金就達到了1.64億元。如此巨大的民間資本,在銀行利息已經極其低微、投資者又缺乏基本金融知識的情況下,面對一種極具信譽感和回報率的經營模式時,它所能產生的抗拒力是多么脆弱。社會閑散資金保值增值投資渠道的短缺與阻塞在我國一再發生的非法集資案件中頻頻凸現。